四川省作家協會主辦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詩歌

呷克衣?金陽河(組詩)

編輯: | 時間:2019-07-23 | 來源:東方文學詩刊 | 瀏覽量:2005

 

作者:俄尼?牧莎斯加(彝族)



天生橋

從生到死

從死到生

古侯與曲涅

純粹的兩兄弟

倆部落的首領

從烏蒙山

從金沙江

渡過來,渡過來

所以說

古侯朝右行

曲涅朝左行

它是天生的

形如拱橋

我沒有去過

我想象的

芳草葳蕤,百鳥朝鳳

一年又一年

幾多風雨與云朵

幾多戰爭與和平

是在大涼山

是在黑夜與白天

說了開親

說了結緣

古侯與曲涅

幾千年了,他們

不在了。風云變幻

如雨后春筍

從死到生

從生到死

    2019年7月9日



呷克衣?金陽河

想過沒有,我的問題是針對一條河

一條彝語稱為呷克衣,漢語叫金陽河的

有多少背井離鄉的人從你身上淌過

又有多少人在背對著你團聚

我知道,我在聽老表說話的語氣中

必定聽出來累累的果實,濤濤河水

在冬天,陽光高遠

在夏天,河水猛漲

在秋天,溪水清澈

在春天,兩岸月影

想過沒有,我的疑問是針對一條河

一條彝語稱為呷克衣,漢語叫金陽河的

它為什么不叫其他的名字,怪怪的

它是指一條道路拿給它攔腰砍斷

它是金陽的陽光炙烈,河水悠悠

我是在阿都的地界上

我是遠方的圣扎方言

想歸想,我的故鄉就在這里,我的故鄉

鳩拉特科,多么有思想的名字

成為馬黑俄尼十八個兒子從此朝向四面八方

想過沒有,我的夢想是在它的懷里

呷克衣,呷克衣啊,魂牽夢圓的地方

金陽河,金陽河啊,獨自清醒的處所

像它兩岸的山地高聳入云

像它的河岸一樣又冷又悶熱

    2019年7月9日



衣衣?蓑草

對不起你了,我還一直以為

你是麥冬草,對不起了哦

我起身向你敬酒

張冠李戴,本就不怪我哩

要怪就怪我擁有太多的憂愁

要怪就怪我的無知和有點迂腐

對不起了,我現在把你認出來

你是衣衣,是蓑草

你看見我敬向你的酒

一些敬向你的頭頂上方

一些敬向你的腰身上

一些敬向你腳下土地,你的根部

對不起了,我千錯萬錯的

從今以后,鳥落民間

從今以后,竹林松山

都有我的氣息

它們哀愁,我也哀愁

它們歡喜,我也歡喜

對不起了,你看我的包袱

空空如也。我想面對神草

絕無私心雜念。全涼山,全四川,全中國

全世界,甚至全宇宙啊

都知道的,只有單膝下跪,磕頭作揖

我的先民教會了我這些

對不起了,我一直以為

死了,兒孫自會找你來給我超度

衣衣,衣衣啊,蓑草喲,蓑草

我沒有多想,現在遇著你了

我一定記住你模樣

一定得記住。我得對我的無知負責

    2019年7月9日



三坪子

三坪子,好像在哪里見過你

金陽河,也就是呷克衣的終端

也就是金沙江旁邊的一個小小的驛站

三坪子,好像在哪里見過你的

巉巖四立,中間一個小小的平地

也就是我在這里發表了早年的舊作

朗誦者微醉,我微醉,大伙都微醉

三坪子,我不知道來的來路

我更不知道去的去路

我知道,只知道明天,后天,以后

自己應該干些什么?我知道我現在

酒越喝越喝越清醒

清醒著找回來的路途

仿若糊涂與我是無緣見面

三坪子,好像在哪里見過你的

不是在現實里,更不是靈魂深處

也不是在醒了會自然而然的夢里

繞道而行,盤旋著公路而行

回到金陽縣城里,天黑了

回到開發區旁邊的,帶著屬于人的感嘆

自然天成,那是我夢想得到的

    2019年7月9日



野花

一口氣,把這些花兒一口氣吹完

藍色、黃色,紫色和紅色的

它們在野外開,我

有幸到它們居所

我是入侵者

一口氣,把這些天使一口氣趕走

可能嗎?它們花開花落

純粹是不關我的事

清逸、飄香,在風中在染盡

我是入侵者

一口氣,把這些精靈一口氣刪除

刪除了影子,刪除不了它的靈魂

想著采一朵、采一把花

望洋興嘆,哪怕是一朵都沒有采

我是入侵者

一口氣,把這些臉龐一口氣可能

不可能。最終它們的花兒

在飛揚。只落得個黃花滿地

我知道,它們中有一種花

結出果實香甜甜的

我是入侵者

一口氣,把這些嘴皮一口氣封閉

我是入侵者

是我有了私心雜念

我承認,我無地自容

放在高山河谷間,我就沉默

沉默愛上了野花

    2019年7月10日



鳩拉特科

它是什么地方,我不知道

像找不著路徑一樣,在口里流淌

像一根牛皮繩一樣,占據了我的夢想

它是高山,是河谷

在遙遠而臨近的大涼山上

我在路邊松樹旁停留,短暫的

松樹一排排,一簇簇

成片的松樹,還有雜樹在隊伍里

它是什么地方,我再清楚不過

我的血液里有它的成份

它是我的祖居地

流落異鄉的我,還有我們

盡管知道它是我們的祖居地

馬黑俄尼的譜系在延伸

它是在金陽和昭覺之間的一個小山村

它是什么地方,我模糊不清

我在等著水清了見透亮

我是走在遙遠而臨近的大涼山上

它有個兒子回來了

但它不認得我了。我仿佛間

身處在遙遠而臨近的年代

隨著家譜的路線它終于信任了我

它是什么地方,這下我在給它祝愿

這下它在我夢中驚醒

只是喃喃地述說

我的真正的故鄉在它那兒

見風就長,見雨就淋

有山、有水,更有土地

鳩拉特科,鳩拉特科

思想深處,以祖宗崇拜的姿勢

屹立。無論清醒,還是迷糊

偉大而高尚的

    2019年7月10日



作者簡介:

    俄尼·牧莎斯加,當代詩人、作家。彝族,學名:李慧;又名:俄尼斯加,筆名:阿普青鳥、白丁。1970年10月生。大學畢業,在魯院學習過,從過政、記者,也停薪留職,現在涼山州文聯工作,副譯審。系大涼山彝族“嘎祖惹索”家的后代,“吉克惹史”家的外侄兒。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會員、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涼山彝族自治州作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參加第十七屆“青春詩會”,參加全國第十一屆散文詩筆會,參加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文化探源”活動,2010年2月《詩刊》社“每月詩星”“重點推出”過的詩人。其詩歌《東方圣鷹》獲1995年《詩刊》社“金鷹杯”大獎等獎項,被國家圖書館、艾青詩歌館等處收藏,詩歌作品《土豆?園根》等被譯成英語、法語等語種。

    詩集《命運》,納入2018年度中國作家協會少數民族文學重點扶持項目。

    20集電視連續劇本《螺髻情緣》納入2019年全省(四川省)文學扶貧“萬千百十”活動重點作品扶持項目。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園文學聯盟 MORE>>
pk10牛牛玩法漏洞